一秒记住【笔趣阁.www.bqg74.com】

    兰亭厌恶江氏的屡次挑拨, 并不愿意她留在宫中, 毕竟只有千日做贼的, 没有千日防贼, 只是江氏乖觉,近来无事不出淑华宫,行事低调至极, 别人再怎么为难她,一声不吭,很难抓住她的把柄。

    谁知道江氏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,这让兰亭怀着孕,心里也不舒坦。江氏的身份太棘手,她是先帝亲封的太子妃,然而却没有坐上皇后的位置,引得很多人为她抱屈,同情她,世人的怜弱心理作祟,兰亭不能像处置普通的妃子一样处置江氏, 不然更加会引来别人闲话。

    兰亭自己并不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,可是人一旦做了母亲,为了孩子, 那颗心也软了下来,她自己不要名声,但不愿意孩子有一个名声不好的母亲。

    刘祯明白她的心思,私下叮嘱青梨与葡萄好照顾皇后, 有关皇后的事情,事无大小,一旦觉得不好处理,都可以报到太极殿。

    当年为江氏占卜八字的袁少监已经过世,刘祯甚至还派人去大名府清丰县查过。江氏素来无甚大错,刘祯能容忍她,可她几次在太后面前挑拨生事,他便不能容她了,授意陈安去办这事。

    陈安是个机灵的人,一颗心早就投向了皇后,很清楚事情该怎么办。一番操作下来,写成折子呈给皇上。

    刘祯看了折子之后,次日便将司天监一个叫做李游的判官下狱问审。

    兰亭知晓这事后,问刘祯:“这事真能查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做过的事情都会留下痕迹,如果袁少监当年真与江家有密谋,一定可以查出来。李游当时任袁少监的副手,先让大理寺那边的人查吧。”

    进了腊月,天气越来越冷,兰亭不愿意出门,刘祯只能让人在室内扶着她多走走。临近年关时,他这个做皇帝的也放了假,便找了一个晴朗明媚的日子带着兰亭出宫去玩。

    兰亭摸摸自己已经满三个月,还不太显怀的肚子,问道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自刘祯当了皇帝,她真的再没出过宫了,就是以往在太子府时,虽说她有随时出宫的令牌,但作为女眷,其实很多地方都不能去,她不过是回昌国公府,或者去别苑田庄骑马而已。

    刘祯笑着让她去换衣服,兰亭纳闷极了,由着青梨与葡萄服侍换衣服,海棠色对襟小袖,配上一条二十四褶裙,青梨还拿来一件貂皮披风给她披上。这样一打扮,不像皇后,倒像一个普通的官宦人家的夫人。出来一看,刘祯也做同样的打扮,锦衣大氅,头戴网巾。

    刘祯走过来,牵着她的手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着马车悄悄地出了宫,很快就来到京城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上。街上人来人往,过年的气氛很浓厚。

    两人就像寻常夫妻一样慢慢在街上走着,侍卫们跟在后面。旌旗招摇,酒肆店铺林立,临近新春,街上也有很多人像他们一样闲闲地逛街。兰亭被一家银楼的招牌吸引住了,掌柜的会看眼色,见两人衣着不凡,拿出了银楼不少压箱底的头面首饰。

    这些首饰论起质地略微逊色于宫中内造的首饰,但是在造型别致趣味方面却远远胜内造。兰亭看中了一只狮子滚绣球的簪子,刘祯毫不犹豫地掏银子买下了。

    民间的东西新鲜有趣,人也鲜活有趣。只是人太多,刘祯将她护在怀里,还担心地不得了,唯恐她被人挤到,“不如去醉仙楼吃点东西吧?”

    兰亭逛街的兴致颇高,道:“以前看过一个小故事,上元佳节,司马温公的夫人想要出门赏灯,温公说,府里的灯也不少,可在府中赏灯。他夫人却说,非看灯,而是看人。你看,这市井百姓的生活多有趣,看人就能让我心情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刘祯明白了她的意思,笑道:“可看人不能饱腹啊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人约定好再逛半个小时就就去醉仙楼。一路上,兰亭看到什么都新鲜好奇,她买了蒸糕,各色油炸果子,糟鱼,酒酿小元宵等等。不过刘祯不让她吃,最后给了青梨与葡萄等人。路边有匠人担着竹器叫卖,细如银丝的竹篾编成小兔子、小老虎等各种憨态可掬的动物,还有亭台楼阁,还有一副竹篾画,两个胖乎乎的小儿踢球图。刘祯很喜欢,当即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逛累了,一行人就去了醉仙楼吃饭。醉仙楼是京城一家很有特色酒楼,酒楼建造的并不豪奢,但进去后才知道别有洞天。中间一个圆圆的天井,天井设立高台,有时候是歌姬琴师歌舞奏乐,有时是请了班子来唱戏,每一天都有不同的花样。

    今日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在说书,说书人嗓子极好,说话声音不高不低,但是穿透极强。

    说书人抑扬顿挫讲述一个发生在前朝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话说某朝某代,有一户姓李的大户人家,世代官宦……”

    故事其实很简单,李家公子到了成婚的年纪,尊父母之命娶了一个妻子,但他心中爱慕的是小妾,小妾心计深,品行坏,而且还与姑姑家的表兄有染,小妾被狐狸精缠上身,妖媚惑人,使出百般手段迷惑李公子。李公子的父亲过世后,李公子不顾亲人朋友的劝说,将小妾扶为正妻,驱逐正室。

  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