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番外一(第1/1页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.www.bqg74.com】

    解毒的过程是漫长且无趣的,也不知神医不让他带侍从跟至亲究竟是为何,易行简想过,是不是这个清毒方式十分骇人,若有旁人,会影响他。

    后来发现,也不过是寻常的手段,譬如泡药汤,扎金针,不过神医的本事,自与别人不同,扎针快准狠,而他每日泡半个时辰的药汤,那痛宛如刮骨。

    第一次泡时,神医拿了块干净的布巾,让他咬着,还说什么这里没人认得他,忍不得痛尽管出声,说完就带着人走了,就他手能够到之处放了一个杯盏,和几块布。

    易行简还有些不解,等再过了一会,才晓得神医的意思。

    近两年虽一直被这奇毒困扰,但现在......嘶,他脸皱成一团,这药汤是何原理,不亚于毒发时的痛觉。

    之后每天都是在喝药,扎针以及泡药汤中度过,十分的无趣,他便想起前世和前几年阿月给他写信的举动,他想这次该自己主动些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写不经意探到他窗前的云雀,门口地上冒芽的不知名植物,每日吃食,至于苦痛,他有些不好意思写下叫她知道。

    山上的日子太过单调无趣,开始画他看到的云,苦涩的药,冒热气的药桶......

    这些,阿月果然喜欢,从她回的厚厚一沓信笺便能看出,她也在尽力回应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秋末,白日里便开始能感知些许凉意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午后,易行简端坐在窗前,翻看那一沓信笺,神医从外面便看到,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,但这次忍不住隔着窗跟他说,余毒即清,要是他想,随时可下山。

    意为还借什么书信解相思之苦,可以下山相聚去了。

    易行简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问:“我面色如何?”

    神医看了看,沉吟道:“大病初愈之色。”

    他犹犹豫豫地开口,“那再调养几日气血罢。”

    进门后的神医闻言顿感无奈,故意道:“你与那丫头......本没缘份的。”

    易行简神色一滞,半晌才反驳道:“我和她都活着,还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神医斜睨他一眼,其中深意,易行简明了,却不再言语,而是给他倒了盏清茶。

    神医连说几句罢了,便略过此话题,转而问:“今后有何打算?老夫还是劝你一句,莫要卷入太深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易行简微微点头,也不问是何意,只回他前一句:“今后......大抵是携妻阿月云游各地。”

    亲,本章已完,祝您阅读愉快!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