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女频小说 > 平似水,婉如歌 > 第75章 成佛

第75章 成佛(第1/3页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.www.bqg74.com】

    张易之开始还瞪眼喘着粗气,听见第二声垂了眉,不久,膝一曲,跪了地。公主立即夺走了他手上的丹药。

    驸马与堂哥确定过眼色,刚要起身,听闻床上一声长吁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娘、娘!”相王、公主相继扑去大呼,被杨博士轻轻一挡:“莫急,莫急……”二人赶紧稍退,让出些空间。张易之听人醒了,也忙从地上起来又按去老人的寸关尺。

    “三、李三……”

    母亲唤自己,李显从后排移到榻前,紧握住那只手,“娘,我在这儿!”女皇缓缓转头,一滴泪随之滑出了眶,“润儿,我孙儿……”木已成舟,儿子噙泪不语,只垂眼看去自己两只手。母亲扭过脸去,抽走了手,再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下雨了。

    水滴从高空坠落,加速击向琉璃青瓦,高高溅起,踏着癫狂的节奏向上苍舞蹈。大风中,旗帜呼号着,一遍遍呼号,听不清在唤着谁的名字。

    王府大门开,一骑迎倾盆雨出,看不清前路,频频打马向桥北而来……

    武懿宗第一个得到了消息,花了好半天,将那五个字转述出来。尾字一落,一人晕翻了,其他人都傻了,以至他再撞柱子,没人去拦。武崇训喊着“阿兄”冲出了殿,年轻人就都跑了出去。武攸宜拄拐也向外走,扶门回望一眼那些金碧辉煌,仰天长啸“劫数”走进了雨里。

    武三思站在帘前久久不动手,他不知如何让一位刚刚苏醒的老人再次接受突来的噩耗,迟疑中,眼前忽地一亮。“阿兄!”驸马叫唤,见堂哥不应,便向他身后张望,见武懿宗刚刚站起,幞头渗出的鲜血漫向一只眼,一惊,抬脚,听闻:“继魏王薨了……”双眸交,那眼泪如泉涌,“延基自刎了,我大侄儿没了!”

    手一松,帘子荡落。

    公主警觉,觉察杂声中有异动,一回头,果然见驸马站在寝门前有异,转头见母亲正慢慢下咽御医刚端来的药,便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攸暨。”

    迟疑一下,她抬手拍了一把。那男人扭头来,竟然满脸是泪。

    “延基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,屋内都听到了。药碗滑脱,磕了一下床沿,扣在太子相王面前。武三思掀了门帘,几步伏倒,抱住床上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武照自十四岁决定入宫便将生死看淡。

    送走了生身父母,两任丈夫……

    一个女儿、二个儿子……

    还有许多或远或近的亲戚。

    听着那悲泣,她拍去侄儿肩头,操着沙哑的嗓音道:“去吧,去把武氏族长的葬礼办妥当。”哀莫大于心死,但“人”才可以有情绪;对皇帝而言,坐上御床,便被剥离了情绪。她不能纵容自己一时一刻,项上头颅里必须始终装着“大局”。

    望一眼哥哥,相王向上拱手,“阿娘,我也去吧。”老人刚点头,一宫女跑进来,“圣人,不好了!永泰郡主难产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显撑地撑了两撑,好算站起来,一站起就头不回地跑了。李旦马上追出去。

    男人都走了,张昌宗也站不住了,向公主再三讨要,好容易讨回了的丹药,想跟哥哥赶紧商议商议对策,却怎地也找不见人,又不得喊,便在大小房间越走越快,越寻越心焦。

    雨水毫无停歇的意思,猖狂地敲打着碧瓦朱檐。

    两鬓渐渐淋漓,背腋变得黏糊,找人的男人奔走着,汗水冲花了脸上的红粉,冲散了魏晋风流。忽然那两脚一定,墙壁“咚”地一声闷响。——疼痛沿着打颤的拳头,源源袭向了整个身体。

    得到公主的青睐,是人生的意外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犹豫过,他清楚:清誉与荣华,向来不可兼得。但他想搏一把——不论为自己,还是为这个不够显赫的张氏家族。

    公主提出举荐,是人生更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丝毫犹豫,因为已有对策,他要给这份赌注下个双保险——五哥,出格的小举动势必得罪旧主顾,但更大的买家在前,也便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时辰前。效果很好,一切都很好。

    五哥历来什么都强,更善音韵、诗文、药理,也更善筹谋,是天生的掌舵人。张家这只船乘上了最好的风,顺上了最好的水,一路高歌猛进。

    效果很好,一切都很好,直到一个时辰前……

    男人又给了白壁一拳,红色的血迹确认了美梦的破碎。

    此刻,半点不怨五哥,他只怪自己,是自己赌输了,拂眼间,瞥去窗外,见那西边廊下黑漆漆里站着一人,定眼看,正是哥哥。

    “阿兄。”

    喉头一滚,男人摆弄起手里的葫芦,半晌,低低问道:“接下来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那人正伸着一只手,接檐下飞流的雨水,袍袖湿透,仍然执着地探着。掌心浅浅,一窝早满,雨露不断分流出去,他便将另一只手也伸了去,“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弟弟望着那背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无条件地信任他,一如既往地无条件信任着。

 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