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女频小说 > 寤寐求之(双重生)+番外 > 第26章 横眉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 ..

第26章 横眉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 ..(第1/2页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.www.bqg74.com】

    姜韫微蹙了眉。

    李兰庭这般盯着沈煜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李氏在年前便暗暗打听京中尚未婚配的青年才俊,想为李兰庭物色一门好亲事,却接连碰了不少壁。

    这事儿她是知道的,李氏也在她跟前说过,还问了下姜家二房的那几个郎君可曾有婚约。

    姜韫没好意思直说,二房王氏一心想着攀高枝呢,哪会瞧得上李兰庭这样身世和家世的新妇。

    旁的再比姜家二房差得远的,李氏和李兰庭也瞧不上。

    这婚事便难上加上。

    姜韫视线再度移过去,恰撞上李兰庭的目光,便见其立马有些慌乱地错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心虚?

    李氏叮嘱完后,正打算带着李兰庭回西院,忽闻榻上的姜韫轻声道:“婆母,儿媳想同兰庭表妹说些话。”

    李氏只以为她们年纪差不多,在一处聊聊天解解闷,也没多想,便留下李兰庭独自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姜韫又转头看向沈煜,道:“侯爷也去忙吧,妾好多了,有锦瑟在这儿守着便好。”

    沈煜闻言,心里微沉,侧头瞥了眼此刻神色有些紧张的李兰庭一眼,有些不明所以,临了到底还是拿着羊皮地图往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待得他离开后,姜韫招手让李兰庭近前来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开口问,便闻李兰庭低低出声,语气里的羡慕毫不掩饰:“表嫂真是好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?”姜韫听得想笑。是她苦心孤诣十年最后被毒杀的命好,还是如今在永平侯府整日里草木皆兵提心吊胆的命好?

    李兰庭却只觉她身在福中不知福:“姨母待你如亲生,表兄也待你体贴入微。娘家出身高门大户,如今夫家也是一等一的勋贵,还有比表嫂命更好的吗?”

    李兰庭自小寄人篱下十几年,日日被人指着鼻子叫丧门星,到如今在永平侯府的这些日子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。吃穿用度倒是其次,再没有比李氏待她更好的人了,表兄表嫂虽则与她并不亲近,却也算得上和睦。

    “你想留在侯府是吗?”姜韫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李兰庭怔了一下,垂下眼睫没接话。

    她的确想过,也不觉得做妾有多委屈。她在舅母家冷眼瞧了十几年,堂堂正妻远不如一个妾过得舒坦,还得打碎牙齿和血吞,装贤良大度。但她表兄对她不理不睬的,根本没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她早瞧明白了,表兄也就对表嫂一人温柔体贴,旁的人在他跟前只有怕他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她垂着眼道。

    姜韫眯眼瞧她几眼,也没再多问便让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夜里沈煜回来的时候,她本想和他提一提此事,却又不知为何在对上他视线的时候,几度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最后只开口道:“侯爷今夜去厢房歇息吧,以免被妾过了病气。”

    沈煜不搭理她,兀自照例拥她入睡。

    她便也只好由他去,心里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韫原以为这风寒过两日便能好透,未料病来如山倒,很是昏沉了些日子。整个年节硬是没怎么从榻上起来过,到元宵之后,她才渐渐恢复了气色。

    稍暖和些了,李氏邀她一道去曲江畔散散心,路上又说起李兰庭的婚事委实令她为难。

    回府之后,姜韫左思右想,还是打算和沈煜提几句。

    “侯爷近日公务可忙?”她问。

    沈煜自成婚后一向下值得早,此刻也同往日一样下值回府,和她一道用膳。

    他闻言,举筷的手顿了一下,道:“不忙,明日休沐。你病了这么些时日总算见好了,在府里闷了这么久,明日陪你一道去曲江边走走?”

    “不必劳烦侯爷,妾今日和婆母、兰庭表妹一道去过了。”姜韫搁了筷子,接过素帕擦了擦嘴唇,尔后接着道,“婆母对兰庭表妹的婚事很是为难。”

    沈煜垂眼敛去眸中情绪,没作声。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会儿,又道:“妾观兰庭表妹有意做侯爷帐中人,不若侯爷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他猛地抬起头,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“侯爷若是觉得可行,便纳她做平妻吧。”姜韫觑他脸色有些不对,却又不知何故,思来想去,大抵他是觉得自己表妹做妾未免太过折辱,李氏也必然不会乐见其成,遂改口说成平妻。

    反正在她眼里都差不离。她可以许诺李兰庭一世荣华和安稳,只要她把她和沈煜的第一个孩子寄养在她名下便好。

    要想日后有机会杀了沈煜垂帘听政,她膝下可得有个孩子才行。若是这个孩子不是她亲生的,且生母位卑而言轻,那便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沈煜闻言难以置信,面色已经绷不住了,望着她的目光里有藏不住的锐利。

    “谁的主意?母亲找你谈的?”他僵硬地问。

    姜韫在他的目光下不禁有些心虚,面上淡定地道:“怎么会?妾自己的主意。还怕婆母得知了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生气?”沈煜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